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杨旺 > 澳泳协,一个光州的笑话

澳泳协,一个光州的笑话

澳泳协,一个光州的笑话

 

这次游泳世界上最臭的打脸,莫过于澳洲选手霍顿。

在游泳比赛前7天,更确切地说从2019年7月21日开始之后,他是澳洲队友、媒体和泳协心目中的英雄。这一天男子400米自由泳项目是第一项进行的比赛,尽管没有在泳池中战胜老对手,看着对方拿到了四连冠的伟业,但他也干了一件自认为“很斗士”的事儿——在颁奖仪式上,他拒绝了上台合影的倡议,全部过程中始终臭着脸。

有两个证据证明他此举是蓄谋已久的:第一,在领奖台,他曾动员另一位获奖选手德蒂不上领奖台。还有一个,则是他持之以恒对孙杨的攻击性,从三年前的里约奥运会,到两年的布达佩斯世界锦标赛,再到这次世界锦标赛,处处可见他攻击和谩骂孙杨的影子。至于这样做的动机,据他此前接受《悉尼先驱者晨报》采访时承认,他说这些话是有意为之,是效法他的前辈约翰·伯特兰的招数,目的是用故意轻蔑对手的言论去打击对手。当然最深层次的原因来自于澳洲泳协的鼓动甚至趋势——澳洲泳协主席事后公开表态支持霍顿所做一切,澳大利亚游泳队则扬言和霍顿在一起,以“和平纯洁”的名义。澳大利亚队游泳队还有名将表示,霍顿的做法,是澳大利亚的胜利。

不过在7天以后,也就是2019年7月27日,一家媒体曝出霍顿队友、澳大利亚女选手沙·杰克常规的赛外兴奋剂检查A瓶样本检测结果阳性。队伍给出的原因,是她因个人原因缺席,但可以肯定的是,有少数队员、少数官员知道这个情况。

在这一消息被引爆之后,有记者做假设:如果世界锦标赛推迟有一星期,在第一项400米自由泳和孙杨短兵相接后,霍顿还会搞出那么大动静、公开展示他的立场吗?

至少霍顿很难回答这个问题,在面对欧美记者采访的时候,霍顿不再大发厥词,而是不发一言。同样臭着脸。

第一拳:伪君子&药罐子大联盟

在攻击孙杨事件上,澳大利亚和英国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。

英国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是1月底发起攻击孙杨的急先锋,而澳大利亚的《星期日电讯报》则是在7月份游泳世界锦标赛之前完成了交接棒,他们披露了一份长达59页关于孙杨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冲突的“完整报告”。

两大英语国家的媒体在关键节点配合默契,但更默契的,还来自于两国的游泳选手。

马克·霍顿率先贡献全世界瞠目结舌的领奖台风波,让自己占据了各种头条,各种热搜,据说回到食堂,还得到了这两个国家不少选手的起立鼓掌。而两天之后,在孙杨以1 分44秒93 获得男子200米自由泳冠军后,他的英国朋友邓肯·斯科特来了,拒绝和中方来握手。而在公开采访中,除了英国蛙王皮蒂,还有戴维 · 麦克伦和米切 · 拉金予以支持。

那么,霍顿们所呼吁的和平纯洁运动的动机是否纯洁,这两个国家到底有多纯洁呢?

声援霍顿的澳大利亚名将托马斯·弗雷泽-霍姆斯被曝因在一年内错过了三次药检一度被国际泳联禁赛12个月。而一直在谴责孙杨,远在澳洲遥控的澳大利亚队员马德琳·格罗夫斯本人也险些遭遇禁赛——她曾错过了两次药检,但没有错过第三次。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小组发现,药检人员没有“竭尽全力”在大学宿舍里找到她。

在他们的声援中,斯科特和霍顿等人都是泳坛的清洁器,但三个月前WADA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公布的禁药使用情况名单却透露出相反的欣喜:在2019年4月份公布的WADA2016年的各个国家被查出使用违禁药物的次数中,英国高居第一,其次就是美国队,至于霍顿的国家澳大利亚则是排名第四,中国连前十都没有进去。

看清楚事实了吧:澳大利亚人在反对国际泳联及其兴奋剂问题处理方面一直是所谓“直言不讳的领导者”,澳大利亚游泳一直在标榜纯洁,但在金牌数量和兴奋剂丑闻上面他们足以位列世界前列,这不能不说是让人讽刺的事实。

事实证明,就连澳大利亚历史上最伟大的游泳选手索普也被法国《队报》爆料使用禁药。只是澳大利亚倾举国之力力保他们的民族偶像索普,索普才以直接退役逃过一劫。对于这种情况,有媒体甚至笑称,澳大利亚游泳队就是一群“伪君子”。

第二拳 被玩坏了的双重标准

观看澳大利亚在本次游泳世界锦标赛上的表演,发现有很多逻辑我们看不懂:

澳大利亚队员沙·杰克在INS上宣布退出世界锦标赛,这一天也恰恰是澳洲媒体开始攻击孙杨的日子。有人怀疑,这是不是为真正给用兴奋剂打掩护?

同样是没有调查结果,CAS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还没有举行听证会前,就对孙杨进行“有罪推断”公开谴责和恶意攻击,但对于自己的运动员,却要被媒体曝光之后才不得不承认此事,理由是保护“运动员隐私”,尊重秩序。对自己人“护犊子”,对他人“高标准、严要求”,澳洲泳协这一手玩得够溜啊。

更甚者,是他们伪装正义的旗号,跳出来环环相扣地予以攻击,还怂恿无知选手一起抗议,但同时却隐瞒自己人被检测兴奋剂阳性的事实。这不仅是双重标准,更是涉嫌破坏秩序、恶意攻击诽谤的嫌疑,更是“虚伪”的假正义!

本来,若是一般的事情,或者说,若是一般的国家,也没有什么。但这是澳大利亚,一个义愤填膺的国家,一个全民申讨孙杨的国家。如今呢?最大的尴尬,就是他们自己,恐怕都无法自圆其说。因为,对运动员来说,与他们朝夕相处最多的人,其实还是他们自己国家的运动员。面对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涉及的兴奋剂风波,澳大利亚队想以沉默,或者难搪塞过去了。只是不知道那时候义愤填膺的运动员们,如今怎么想?怎么表态?

只可惜,在一个“双标”横行的社会,这样的事情,是看不到了。

人们还有很多的疑问:比如随着事情被媒体曝光,澳大利亚也大喊“零容忍”。但之前呢?为何知情不报?为何用个人原因搪塞?客观地说,若是澳大利亚真的是零容忍的姿态的话,那么世锦赛之前,就应该将相关的事情公之于众了。遗憾的是,他们并没有这样做。如今,比赛都快结束了,他们才公布,而且,还是被迫的。

对于涉药原因,澳大利亚宣称称是遭人陷害!那么全世界都有罪就澳洲无辜?

这是7月的光州,一群澳大利亚人给我们留下的最大笑话,一个被封为斗士、打假英雄的霍顿,一个团队一致朝孙杨开火的团队,一个双标下的澳洲泳协。



推荐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