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女足总结之一:20年,还是那个铿锵玫瑰

在经历了法兰西之夏的浪漫和炙热之后,等待女足玫瑰的还有现实和冷峻。随着中国女足以历史较差战绩返京,一场关于女足的大争论也由此开始。其中,也不乏阴谋论的调调。

据中国媒体报道,一名国青阵中天赋异禀的球员,因为迟到、涂口红等非原则行问题,早球队开除,并被国内禁赛半年、国字号禁赛一年。而关于教练贾秀全冷藏队中留洋大牌王霜,以及他过于保守的管理方式和手段,正在陆续出台并发酵。

在中国女排一次次蝉联冠军、中国女子3*3篮球世界杯夺冠的时候,同为三大球的中国女足,正在荣誉和危机的双轨制中滑行。央视评论员刘嘉远很迷惑,为何其他国家在胜利或者失败之后,都会欢呼,而中国姑娘们却总是一筹莫展,以泪洗面。还有记者对比2019年女足世界杯小组出线和1999年女足世界杯创造历史性亚军的那支女足相比,队伍除了靠国际大赛刷出了一点热度,证明自己还是“世界第一运动”的一员,除了那些变了模样的队员,20多年过去了,她们所面临的生存环境并没有太大的改变。

其一,整个联赛赛程依旧面临被压缩。1999年开始的第三届女足联赛,因为世界杯关系而压缩在8-10月举行。而即将于7月中旬开赛的2019年女子足球超级联赛,也由于为世界杯等让位,赛程从以往的一年压缩至7.13-9.22三个月内进行,其中有三周为一周三赛。天知道这种这压缩饼干式的赛事,对刚刚征战完大赛的女足是怎么样的损害。

其二,女足的注册人数依旧寥寥。据不完全统计,1999年中国女足注册队员的人数,不会超过700人。而到了2019年前后,这个数据依旧没有太多的变化。此前天津女足发布公告,因投入无法维系队伍继续生存宣布退出职业联赛。而2019年全国注册队员,也只有可怜的3000人左右。

其三,女足的薪水依旧可怜。本次赛事出征前,有这样一则信息在互联网刷屏——转多少次,某某底板,就给中国女足发奖金多少元——这条目前已有50多万转发的微博除了给女足加油打气外,再次勾起了许多人对女足收入低的感慨。据悉,1999年孙雯那支女足队员,刚进队时每月工资300元,后来进了国家队月收入涨到1500元左右。而如今的队伍,尽管有一定的提高,但据媒体报道,年薪是按照30万和60万两档来进行区分。和顶级明星相比依然有相当大的差距。

其四,女足的战术涵养和欧美依旧相去甚远。据孙雯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,节奏慢半拍,传球、跑位、射门都要观察思考,乃至运动员所暴露出的紧张情绪并没有太多的改变。当然,还有过于机械的管理方式和教练手段。

新华社体育部主任许基仁从1991年开始关注女足,他曾见证过1999年亚军的辉煌时刻,也见证了中国女足最后时刻的泪水。这几年“足球热”的当口,他带领带领新华社精干团队南下北上,系统调研包括女足在内的足球现状。在他看来,中国女足暴露的问题,其实不单单是女足的问题,也是中国足球乃至社会层面的深层次问题:对女足发展长期不够重视和投入,青训基础薄弱,对足球教育的漠视,缺乏足够多的好教练尤其是基层青训教练,竞赛体系不完备,职业俱乐部体系对女足的支撑和带动作用不明显,退役球员出路不畅等。

在本届世界杯临近结束时,许基仁发表了一篇《没有浇灌,何来绽放》的评论文章,他疾呼,“希望我们不是四年一次才来关心中国女足!要更多地从管理层面、社会层面采取措施,激励更多的女孩子踢球,有地方踢球;希望能采取有效措施,培养更多合格的基层教练、青训教练;希望健全国内竞赛体系,让更多的孩子、更多的足球天才通过高质量比赛脱颖而出;希望中国足协制订的职业俱乐部设立女足队伍的措施能落到实处,见到实效;希望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在足球人才培养上无缝对接,彼此成全。”

对于目前的中国足球管理部门而言,应该摒弃掉一些功利的思想,不应该把目光只盯在一支国家足球队,而不是腾出一只手扶持一下场地、青训、教练等,可能我们永远无法得到一支强大的国家队。

这,就是中国足球二十年最惨重的教训。

话题:



0

推荐

杨旺

杨旺

92篇文章 1次访问 99天前更新

前第五频道杂志主编,体育专栏作家。

文章